00后“搞钱”风云:日赚5000,真不算多

九色PORNY真实丨国产大胸

2023-03-29 23:12:53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表外表里(ID:excel-ers),作者:曹宾玲、付晓玲,编辑:Reno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


“给你们个跟踪报道,我今天又进账了四千五。”


这是采访结束后,王献发来的信息,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的兴奋。



事实上,这种对赚钱的热忱,不只王献,也体现在我们聊过的每一个00后身上。


有人高中时就赚得风生水起,存款一二十万;有人为了抓住项目机会,不惜连续挂科;更有人大学过得像职场,工作从未断过档。


而即便已经有了不小的积累,他们似乎仍觉不够,期望今年“再存十万”。


坐享父辈奋斗成果的同时,又懂得赚钱、乐于赚钱,00后们不愧是“中国最有钱的一代年轻人”。


但有钱人也有不快乐的时候。


打开新闻推送,“00后是房地产最后一波接盘侠”“大厂007搭帐篷住公司”,压力铺面而来;滑动社交平台,在更多精致人生、光鲜世界的反衬下,油然而生出落差感。


心在远方,身在樊笼,二十出头,已知天命——正是当下许多00后的真实写照。


面对不那么友好的世界,他们不得不坐起反击,利用互联网撬起一个个财富故事,一边人间清醒,一边搞钱上瘾。


15块钱,撬动十几万的生意


00后无疑是特殊的一代,他们出生于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黄金10年,又在最躁动的年纪,迎头撞上了一波又一波的时代红利。


15元,这笔在2016年,仅够买一杯奶茶的钱,却被当时17岁的颜原,用来撬动了十几万的“生意”。


彼时正值微商的风口,社交平台上微商氛围热烈,高中生群体的大本营QQ也不例外。


据颜原描述,在QQ上做微商的门槛,比微信低很多,只需要交15块钱,就能成为某款产品的小代理。


塔罗牌、水晶头饰、串珠手链......一开始,颜原靠广撒网的小代理积累资源。


攒了一些钱后,她停掉了很多小代理项目,“做小代理,层层抽成下来,辛苦一场赚得很有限。”转而交更多的代理费(一般是100~199元间),做流行产品的大代理。


这一次,她在其中找到了打开财富大门的钥匙——三无认证的减肥瘦身茶和美白面膜。


“减肥茶刚开始是我自己买来喝的,那时候有点小胖,想要减肥。”颜原说道,但她从代理分享的资料里发现,买的人里还有同校的同学,觉得自己也可以做这个。


没想到减肥茶出人意料的火爆,客户从刚开始以身边的同学为主,扩大到以QQ上的陌生转化为主,颜原一度需要经常在上课时间,处理这些订单。


而这些品类往往并不便宜,据颜原介绍,减肥茶的价格高达298元。每卖一单,刨去给上线的货款以及相关运费,颜原净赚140元左右。


这让颜原的钱包极速膨胀,“就两年左右的时间,赚了十几万了。”


花钱变得自由下,颜原除了自己的开销,也给家里添置了不少东西,“我们家的家电、手机,算是我包圆了。”之后,她更是带着剩下的存款,完全不靠家里,读完了大学。



而在颜原成为广州大学生的2018年,同届在河南某大学读国际贸易的郑涵,也正在迎接自己的机遇。


大一上学期末,她赶上了面向省内高校新推出的一个“大学生跨境电商”类大赛,她觉得这是个机会:那两年,正值亚马逊平台在国内的扩张期。国内配套的供应链建设在逐渐成熟,而在上面开店铺的条件也很宽松,一旦做起来潜力很大。


因此,花5500买了店铺账号,选了家居方向,她就拉着一个同学报名了。


结果如期所料,截止比赛结束的三个多月时间里,她们共上架100多款商品;同时,店铺里的一款化妆盒和一款折叠置物架,销量稳定提升,眼看就要步入正轨了。


凭借这些,郑涵她们拿了一等奖,奖金8000元。比赛结束后,考虑到课业问题,她没再经营下去,靠转卖账户,她又赚了一万多。


而更大的惊喜,还在后面。


“我们有了荣誉和经验后,学校有一些小的校企合作项目,会直接推荐给我们做。”据郑涵描述,最赚钱的是帮企业给员工做基础运营培训,“每个学期大概有三个月左右,在学校给他们培训,每月能拿4000多。”


这样两年下来,郑涵轻松存了不少钱。而大三下学期,疫情的爆发,让她的赚钱规划出现了一定的停摆。


不过,这对郑涵来说是阻碍,但于王献、小柯而言,却恰好是展开“事业”的风口。


2020年疫情宅家期间,刚上大一的王献,跟着学金融的同学炒虚拟货币,半年多时间价格涨了近三倍。他的账户资金从2万翻到了6万,同学更是用6万本金博了二十多万。


差不多同期,小柯也在朋友的带领下,在微信上做起了优惠券代理推广。


那个特殊的时间节点,性价比当道下,不用太多的运营,只要新的优惠推出来,很快就能卖完。仅一年时间,小柯就赚了十几万。


然而,这些钱并没有在他们口袋里停留太久,毕竟对于消费水平不断飙升的00后们来说,赚钱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花钱的速度。


每月5000块生活费,根本不够花


“虽然卡上躺着好几万,但每天都过的焦虑。”这是颜原的描述中,自己的大学日常。


上大学后,沟通从QQ转向微信,她在微信上开展生意,需要重新拉人。更严峻的是,属于微商的黄金时代,已经过去了。


“以前的客户都是盲买,后来开始关注产品的原料、许可证、品牌,甚至会要求试用装。”颜原表示,减肥茶本身也渐渐被健身等其他形式的消费替代。


如此环境下,她的收入出现断崖式下跌,最严重的时候,一个星期都出不了单。好不容易开张,也是单价八九十的日化产品,利润只有十几块钱。


可收入下滑了,开销却与日俱增,学费、生活费以及实习开支等,不断压向她。


整个大学,她过得都很节俭:经常在宿舍里煮面条裹腹,偶尔奢侈一把点外卖,也要先去各个社交平台薅红包和优惠券,绝对不多花冤枉钱。


相比需要自力更生的颜原,王献每月能从家里拿5000元生活费,但他依然觉得钱不够花。


装潢典雅的演奏厅里,他安静地陪女友坐着,耳朵沐浴在美妙的音乐中,心头却在滴血。


“那可能是我听过最贵的一场音乐会。”他感慨,为了那场音乐会的门票,他放弃了一间已经盈利的拼多多店铺。


在恋爱中,王献习惯承担所有花销,经常带女友去校外加餐,旅游、看电影等活动也不断,每月生活费基本花光不说,连之前存下的小金库也快见底了。


经济上的窘迫,让他在看到新的商机后,毅然入局。忙活大半年,店铺的流量倒是起来了,但继续运营,需要更大手笔投入。


“客户确认收货之后,我才能收到钱,但货款是要提前付给厂家的。”王献说道,流量越大,需要加的杠杆就越大,垫付完货款之后,他将负担不起一张音乐会门票。


考虑到即使这次不去音乐会,以后也还会有其他开销,为了做生意影响恋情并不划算,王献只能忍痛卖掉了店铺。


收入来源断了之后,他也被迫开始省钱:“差不多一年,没在自己身上花过钱。”


被额外的变数打乱节奏的,还有佳慧。事情的起因是,她有一个月生活费花了一万多,这样的开支让她母亲很不满。


据佳慧回忆,一次吃饭时妈妈当着她的面,调出手机上的转账记录,一笔一笔大声念出来,抱怨她乱花钱。但事实上,那次是因为补牙,额外花了7000多,平时她的生活费都在3000左右,并没有很离谱。


她跟母亲解释之后,抱怨的内容又变成,“补牙纯属找事,不用补的牙也补,被医生坑了都不知道”。


佳慧认为,补牙只是一个导火索,母亲可能对她积怨已久。毕竟盲盒、手办等,她都有涉猎,并且她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吃货,隔三差五就要下馆子。



这次的争端让佳慧有很强的的不安全感,也意识到想要“花钱自由”,得靠自己。她与母亲吵完架的第一件事,就是打开学校官网,找勤工俭学的工作。


而被富养长大的凯蒂,很晚才体会到为钱发愁的滋味。


去年保研的时候,她面临着两个选择,一个是教育法方向,“学费低,且以后可以走公务员路线”;另一个是她更感兴趣的涉外律师方向,但“学费可能要到60万”。


“爸妈希望我读教育法,说这样未来工作更稳定。”凯蒂说,但她当时已将天平倾斜到了涉外律师方向,父母最终还是支持了她的决定。


不过,在那之后,她发现家里的进口水果、零食悄悄消失了,以往新年都要换新衣的母亲,今年穿着旧衣裳过年,甚至来学校看她,坐的都是软卧。


凯蒂这才后知后觉,自己能无忧无虑,其实是父母在替她负重前行。


随着人生变得越来越现实,00后们也渐渐意识到,只有拼命搞钱,才能过上理想生活。


人均存款10万,活得没有底气


再次感受到路人大叔打量的目光,郑涵知道赚钱的机会又要来了。


夏天的时候,她经常在下班后,去一个地铁口摆摊卖切片西瓜。甚至为了卖得更好,她还用上了“套路”:顾客可以跟她玩石头剪刀布,赢了免费吃瓜,输了就得掏钱买。


这看似吃亏的规则,实际上帮她揽了不少客。这个大叔就是其中之一,他已经来回转悠了好几圈,最终还是上钩了。


三局两胜,郑涵轻松赢了大叔,顺利获胜并卖出一份瓜。这还没结束,不服输的大叔连续挑战,来来回回之下,不仅又帮郑涵销了几份瓜,也吸引了更多人围观。


一晚上下来,郑涵往往能有几十块钱的利润,这跟她一万五千块的工资相比显得寒酸不说,也并不轻松,但郑涵乐此不疲。


“看见有钱入账我就开心”郑涵说道。为了广开源,她还增设了卖手工发卡和毛线钩织的摊位,并且上线了网店,连平时剩的快递盒也要攒下来卖钱。



而搞钱上瘾的背后,是有钱压身的踏实感。在郑涵的记忆中,有一件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:朋友摔坏了手机屏幕,却因为没钱换,只能修修补补继续用。


每次看到这样的小事,她都会特别警醒自己:“你得有钱,才不至于牵着走。”


跟郑涵同在2021年毕业的颜原,显然已经陷入被动之中。


颜原的存款已经到了21万,但打开她的购物软件,5块钱的零食、单价37元的卫衣比比皆是,鲜少有超过三位数的消费。


其实,她的积蓄已经跑赢大多数同龄人,甚至碾压部分90后,可她的危机感非常重:


毕业之后,她成为了一名主播,赶上直播电商野蛮生长,赚了些钱。最近半年,直播行情变差,她已经换了3家公司,收入腰斩。


更何况,她还想买房自立,以现在的存款,刚够在广州买一个厕所。


为了早日凑够首付,她今年的目标是存到30万,眼看着收入就要不行了,只能变本加厉地省钱,甚至连跳槽的时候,都要优先包吃住的公司。


还在读书的凯蒂,也已经提前行动。她小金库里的5万存款,是干3份兼职“卷”出来的:


课余时间,她会活跃在小红书上,运营一个5万粉丝的账号,每周都能接到推广,周五会抽出下午的时间当学生助理,周末还要去法考机构当兼职老师,几乎是连轴转的状态。


“爸妈会变老,也会有缺钱的时刻。”凯蒂感叹,挣钱能让自己更有底气面对未来。


而需要更多“底气”的王献,已经杀红了眼。他有十几台手机,每台手机上,各种APP的消息提醒响个不停,但他丝毫不恼,甚至十分享受——那些都是钱财入账的声音。


等子弹飞够,他才会在球友的千呼万唤下冒泡,先领完群里的打赏红包,再把每天的球赛的预测结果发出来。


王献已经习惯了这种赚钱生活:他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体彩店,朋友在线下,他在线上。


他每天起床,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体育新闻,判断庄家对盘口的动作,综合球队最近的胜率、走势、财务情况等因素,推测出球赛结果。


接着将制作好的球赛预测文案和视频,分别通过十几个社交账号发布出去,坐等大数据帮他找到目标。


“按我的方法,结果准确率能到70%,会有很多人想进我们的群。”王献透露,进群的要求是每天必须在他的体彩店贡献流水,而尝到甜头的赌徒们会保持极高粘性,让他坐收过路钱。


然而就在三个月前,王献还是个在足球上栽了跟头的小白——因为情场失意,他一时冲动掏了3万积蓄在卡塔尔世界杯期间赌球,结果全部输光。


迷茫难受之下,王献恶补了相关的足球知识,却意外发现了这条弥补亏空的路子。


现在钱是赚回来了,他却有些害怕了。一方面,他知道自己的操作有投机的成分,另一方面,也不想父母失望,毕竟在他们眼中,学习才是正道。


但王献已经停不下来了,存够10万之后,他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,需要100万才能买到。


文中人物均为化名。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表外表里(ID:excel-ers),作者:曹宾玲、付晓玲,编辑:Reno

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@huxiu.com
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,请联系tougao@huxiu.com

九色PORNY真实丨国产大胸

最近更新:2023-03-29 23:12:53

简介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表外表里(ID:excel-ers),作者:曹宾玲、付晓玲,编辑:Reno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“给你们个跟踪报道,我今天又进账了四千五。”这是采访结束后,王献发来的信息,隔着屏幕都

返回顶部